沈青君

微云河汉,疏雨梧桐,南行北顾,水穷云起处。

     啊呀,正处于这样青春的岁月。
     没有把握和能耐保证此时开始的恋情能坚如磐石。一任逝者如斯,川中之石依然伫立。
     更何况是暗恋。
     所以溃烂于心。
     但是还是值得纪念。
     虽然外现的是一个腼腆羞涩的少女,但本身并不畏惧将恋情宣之于口。喜欢就是喜欢,本应该无所顾忌。
     “喜欢你是我的事,与你无关。”这是很任性的一句话。因为所恋之人是活生生的是有血肉的,一个有情之人害怕承担无法返还的情谊。被人所爱并不是轻松的事,有时是甜蜜的负担,有时也是难以采取措施去处理的尴尬。
     所以我拒绝宣之于口。
     过了所谓敏感时期,我会看起来比现在更勇敢。
     我只是,更加享受这样一个人的情感,青春的滋味啊。
     “静水流深,沧浪踏歌。”
     希望多年后我可以记得他是谁。

评论
热度 ( 7 )

© 沈青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