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青君

微云河汉,疏雨梧桐,南行北顾,水穷云起处。

亦是诗酒花(日常一)
       五一的尾声,全家相聚,包括我和小我三岁的表弟。
       彼此感情不错,只是一年难见几面。
       十三四岁的孩子,难免中二晚期,看见他仿佛看见当年的自己。这次刚见面的时候看了我一眼,神情僵硬打了个招呼,而后低头玩手机。
       哟。
       刚开始十分钟,“你期中考试考过啦?”
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    “今天上午什么课?”
       “数学…又遇到一群笨蛋。”
       期间他反复开关屏保,气氛僵硬。我便拿《浮生六记》出来看,被夺过。
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 十分钟后。
       “诶我发现一个事儿。你应该叫我哥。”
       “我比你大三岁诶。”
       “你看,大姑比我爸大,我爸比小姑(我妈)大,所以按辈分我叫她(表姐)叫姐姐,你应该叫我哥哥。”
       “按辈分算我们是同辈吧。”
       “不不不…你就应该叫我哥哥,来叫个听听。”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……他从来都没喊过我姐,现在让我喊他哥。
       我以前天真地以为长大了他就会改口的,后来我才发现我妈从来不叫我舅哥,我舅从来不叫我阿姨姐。
      ……只有我一个人乖巧地喊着表姐。
      据说小时候我有幸得他一声姐姐,因为那个时候的事我记不清了。
      我还在乡下的时候,他才牙牙学语。当时我得了个漂亮的热水袋,被抱在怀里的他伸出手来,“要…要看看。”
       “叫声姐姐我就给你。”
       “佳…佳…”
       然后我很大度地给了他。
      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一定会抽回手去,给他一个和悦春风的微笑,“乖,再叫五十遍。”
      

评论
热度 ( 2 )

© 沈青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